シャモ

to burn out or to fade away

By Your Side

(一个单箭头的心路历程)

Newt在给自己的书搜集素材阶段几乎跑遍了全世界,他是一个对自己的差旅住宿条件不怎么讲究的人,所有的经费和心思几乎都花在他箱子里的小宇宙里。

他没几个人类朋友,Jacob算得上一个,Tina也是,可上一封关于Credence的信里他成功的惹恼了Tina而自己依然浑然不知。因为Tina自己也在全世界出差,也就没有心思静下来写一封信给Newt怼回去。当傲罗着实是个苦差事,类比一下麻瓜世界的职业可能也只有MI6的特工可以相提并论。出外勤日晒雨淋露宿风霜不说,回魔法部还总有写不完的报告和会议。

可Newt就是不明白,像Thesues这种每天忙到脚不沾地的人,是怎么能永远精准地把握他野外考勤的地点,并总能寄来一封寥寥数语的家书。信里无非简短的说明一下Thesues最近被工作折磨得焦头烂额却还是要继续努力,并嘱咐Newt小心所在地的气候变化和麻瓜中的流行病,末了总会自作主张的定好下一次家庭聚餐的时间。从Hogwarts到现在,Newt收到最多的信都是Thesues写的,熟悉到甚至不用翻开都能想象到他这封信可能要写些什么。

收到信之后只能越逃越远的Newt仿佛是想要证明什么似的,不去想怀里那摞薄薄的信纸,不去想象Thesues写信时可能微微皱起的眉头,不去回忆每次Thesues拥抱他时被环绕的气息。

Thesues是个hugger,Newt真希望他不会去拥抱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。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有这种本不该出现的想法呢?大概是刚刚考完O.W.L.的那个暑假,在9又3/4车站接Newt回家的Thesues,身上混入了一点他从来不曾有的佛手柑味道。太多次拥抱过后,Thesues身上特有的,混合着雨后青草和海盐一般的味道,已经不知不觉中侵入了Newt的嗅觉神经和周身细胞。在那个瞬间,他在脑中尚有余力自嘲,Thesues终于被魔法部的女巫攻陷了。

于是时间流逝的像夜骐那样快,从Hogwarts毕业,到开始接受出版社的委托环球旅行为即将出版的《Fantastic Beasts》积累素材,再到巴黎郊外的战役告一段落。Newt生平第一次和Thesues并肩战斗就失去了两人共同的爱与朋友,厉火所经过之处片甲不留,Leta什么都没能留下。

Thesues有点懵,在还没反应失去了什么的时候被Newt一把抱住,“I‘ve chosen my side”,Newt稍稍踮起了脚,试图用自己的气息安抚住还在无声流泪的Thesues,并在心里翻出了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埋下的种子,如今已长成一棵参天巨树。

I’ll always by your side.